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生活&水平面

Alleine Zu Zweit

 
 
 

日志

 
 

如果  

2011-10-30 02:13:01|  分类: 观看之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晨一点,我在嗑瓜子——因为实在找不到什么可以即时吃的了,其实我很想吃甜食,KFC的蛋挞或德芙蛋糕什么的——一边上网,卧室门半开着,可以瞥见客厅电视上WALKING DEAD第二季两集回放,我不惊异于画面,只是恍惚觉得门应该是关上的,但是又不确定。

 

深夜看STAR MOVIE是一个挑战,昨天我看了两集WALKING DEAD,这个小case啦,对我不构成任何刺激,接着,忍着困倦又看了《恶灵空间3》,先是垂涎了一下美国女大学生的宿舍,真好啊,两人一间,还可以随便串寝,然后,我就被Boogeyman的形象震撼了!这个穿着学士服的恶灵,喜欢呆在衣帽间里,喜欢扭门把手,总之喜欢恶作剧似乎还多过杀人,如果他有动机的话,那一定是出于无聊而非别的原因。门是一个point,我从来看horror film不作恶梦的,这一次看完了,半夜2点多睡下,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准确地说是被惊醒的,我听到了很大一声关门的动静,是我房间的门发出的。我思考了一下,以为是风,但是想想也没有风啊,阳台窗户虽开着,但是门都关着呢。我想起来去看一下,或者把我房间的门锁上,但实在懒得动,把被子往头上一蒙,接着睡了,一觉睡到天亮。哈哈,我的胆子也够大吧~

 

今天中午吃完饭——其实我没吃,她们三个吃了,照例在八一农大绕大圈散步,当时阳光正好,但是校园仍旧是荒凉之极,一路也没遇到几个人。我和小燕同学偶然说起上学时的事,我一个同学讲述自己的经历,她在电梯里几次遇到还没开学来的同学,又是她过年后到校发现我们宿舍的门莫名其妙没有锁,虽然我宿舍最后一个离开的同学坚持自己把门锁了,而宿管也不承认自己开门检查没关。我又讲到昨晚的经历,我分析是梦也可能,但是那一声震响仿佛还是在耳边,又很真实。不愧同为horror爱好者,小燕倒不惊讶,她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一件事,也是似梦非梦。小燕的胆量应该不比我小吧,但她讲的时候脸色都有点变了,看来当时吓得不轻。其时丁同学和王同学在我们前面走着,离了有几步距离,她们没听到什么,不然也会被吓到的。考虑到同学们的胆量,我就不复述她的经历了,我和她讨论了一下,到底有没有那些事情的存在,她说应该是有的,我倾向于不信,举昨晚看的电影的主旨,恶灵不过是传说,信则有,虽不信也未必无。

 

晚上回来家,忍不住又看STAR MOVIE,靠到23点,看了一部《杀人女生宿舍》,这次不是恶灵而是恶人,共同点是都穿学士服和动机都说不通。恐怖片的出发点与古希腊悲剧同,就是不可测的命运,倒霉如俄底浦斯王,不是因为做或没做过什么而遭受惩罚,只是因为他是人,命运就喜欢玩人,有什么办法。如果非要从人自身找到受苦的原因,那么,人就是自身的命运——他看似健全的理性与其深不可测的反面。距离产生美,亦产生真理,艺术式的观照比现实生活更真实。普通人用和谐、友善、幸福等种种假象去掩盖真相,艺术家则揭去那层美丽的薄纱,暴露出现实的令人不安之处——说到头,美与善总是人为的,丑陋、暴虐、邪恶、残忍……才是人性的自然流露。梦揭示潜意识/无意识,卢西安.弗洛伊德以另一种形式继承了祖父的心理分析事业,把最阴暗的心灵浮上面容的那一刻记录下来,脱去文明和教化的束缚与伪装,人展现他兽性的、自然的一面,那是令人厌恶和恐惧的,同时也莫名其妙地令人着迷。这位弗洛伊德有数不清的情人,他从不为她们和她们生的孩子们负责,因为他认为人性本恶。

 

持性恶论的还有萨德,《索多玛的120天》以法国大禁闭时期的疯人院/教养院为原型,非理性作为一种道德污染、“不洁”的化身必须受到控制,但是控制永远是不够的——“道德梦想着根除这些危险,但是人们总有某种冲动,想去体验它们,至少是接近它们,或想像它们。笼罩着禁闭所的城堡的恐怖也有一种不可抗拒的诱惑力。那里的夜晚充满着人们无法接近的欢乐;在那些憔悴萎靡的面孔背后是恣纵放荡;在这些黑暗背景上出现的是与博斯及其谵妄花园一脉相承的痛苦与欢乐。”(《疯癫与文明》,P.192)巴塔耶和福柯对萨德均深为推崇,前者的理论认为,兽性的色情作为一种神圣的庆典,一种与经济利益无关的奉献与礼物,是最接近于神性的形式;后者则不仅从理论上更从自己的激情实践表明,人挣脱局限、获得绝对自由的尝试,以及这种自由所付出的代价。

 

关电视前,拨到HBO,也是一部恐怖片,马上结束了,末尾二人对话,是我看过的最光明的恐怖片结尾,一男生对另一男生说——不知道他们刚刚共同经历了什么,想必不甚愉快——小时候妈妈讲完故事,会安慰我们:“如果魔鬼真的存在,那么神也真的存在。”这是真理,一切传说的美妙,正在于其不可测度的转换性。至于人,要怎么忍受这种孤独?想起这个发问,一个无解的问题。

如果,那么 - 海边的特蕾莎 - 非生活水平面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