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生活&水平面

Alleine Zu Zweit

 
 
 

日志

 
 

求什么  

2011-10-24 21:46:36|  分类: 印象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六聚会,热门话题的格式是“求……”。当时我们一大帮人围坐在一个大锅旁边,锅里炖着鱼和各种菜——传说中的铁锅炖鱼是也,话说这个阵势从前在乌苏里江边的小镇上见过,比这个锅还大呢——趁鱼还没熟,大家闲聊,一位姐姐说起在丽江的经历,她自己一个人吃了三斤的鱼,把周围的南方人都震住了,连老板都震惊了!之前她逛街看文化衫,上书“求艳遇”,她心有此意(我们估计的),又觉得不够委婉,结果买了一件写着“低调”字样的。我们都笑,这是恰得其反了!吃了三斤的鱼,不用说,一定是郁闷的。

 

丽江的话题,引爆了大家的话点,各位同学畅所欲言,有自求多福的,有境界高、地面熟的要助人为乐的,有信誓旦旦要让某清纯同学这个冬天在丽江成长的,我本人要求不太高,要求能谈个诗歌啥的——“求婉约”,哈哈。又说起在海南逍遥的清风同学,战姐提议,不如我们去海南过年吧,先丽江,再海南,有报名者从速。我很配合地举手了,有一个同学表示基本上会去,还有一个同学表示服从安排,其余的同学就都敷衍了。也许是没时间,更有可能是要一个人偷着去,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吃完饭,回到茶馆,那个低调姐姐拿出送给战姐的纪念品,是一条蓝色碎花缀绒球的围巾,前者笑道,这条毛线围巾不是针织勾的吗,在颈上绕着从这头到那头,不就是搭了吗,这叫做“求勾搭”。战姐一脸无辜的表情,又无奈。其时,之前饭前的摘茶组和清谈组阵脚已乱,成为男一组,女一组,后来又形成了更为奇特的二人组和众人组,前者私聊甚欢,我就玩笑,X哥,你不停地向我们这边张望啥意思啊,是求羡慕,求嫉妒吧,哈哈。

 

按下不表。周日晚上,在娘家正上网玩呢,妈妈在客厅喊,你的电话!跑去接,没想到是清风同学的,神了!前几天打他手机,一直是停机状态,我一直忐忑不安,很怕他转机时人丢在虹桥机场。还好,他只是把手机丢了,在海南丢的,具体情况他让我参见他的博客,同学们可以照此办理。我是一边接他电话一边看他博客的,最后总算是懂了,他一切挺顺利的,落脚在大东海一个渔村,环境不错,穿着半节袖,天天海水浴,美中不足与人合租一层房子,合用卫浴厨房,稍有不便,他还想再换,不过还要寻觅。情况大抵如此,不清楚的同学还是去看他博客的,看不懂的就反复看,最重要的是,记下清风同学在海南的电话,有意去海南过年者、有想他者速与他本人联系。他还向我要了三个人的手机号,我今天想起来给他发过去了,这三位同学就静候骚扰吧。

 

记得周六晚上喝茶的时候,我对崔编说,你和清风是我认识的人中最恬淡的。崔编是最无意去丽江的,她说自己早就六根清净了,至于清风,她疑惑为何他年纪轻轻,也达到这一惊人境界?我说,清风有一次跟我发短信,说你不能体会生病的痛苦,“让人体会最高级的层次,寂灭。”“其实就是佛家的体验,他们是自己找,我是逃不了。”崔编默然感慨。清风同学看着糊涂,跟他谈话,却觉得他比一般人还能看到事物的本质,常常对我有所启发。幸福使人浅薄,痛苦使人深刻,加一点点聪明,就足以看透人生了。人们的蒙蔽,在于不能认识自己,也不能很好地认识他人,有的人认识很久了,却毫不了解,没有了解的机会,也没有了解的兴趣,但是真的去了解了,你才会发现,与你从前所以为的那样不同,他根本是不一样的,是另一个人,他的生活有他独特的丰富、深度,也有着每个人都无可避免的经历——表面上的幸福和内在的痛苦。每个人都是自己找的,每个人也都是逃不了,我们的生活,独自延伸,彼此交织,宇宙,就是这般,热烈的爆发与刻骨的孤寂,这个过程与其说是交替,不如说是并进。

 

今天中午,在食堂吃完饭,下楼时讲起求艳遇、求勾搭的笑话,小燕同学一如既往地语出惊人——“求百搭”,笑翻我们。我们打杂三人组一起往宿舍走,丁同学要去睡觉,我和小燕同学要去三合书店,后者非常好学,从我博客中看到有这么个地儿,嚷着要去好久了。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其时阳光正好,丁同学说你们怎么这么欢乐呢,我说心情好呗,戴个牌子,“求欢乐”。我说你不知道,上周六下午我们一起逛街,在小燕同学的参谋下我买了一件什么衣服?一件棉旗袍!丁同学用惯常的沈阳/长春腔大惊小怪地说,这么大的事她都没跟我汇报,啥样的啊?小燕说蓝花白底,我说你咋这么独特呢,平常都说白底蓝花吧,小丁也附合。小燕说你们那是思维定势,要打破定势,才能创新,哈哈这是上周心理学培训的后果啊。我想蹭趟洗手间,去了丁同学宿舍,进门时,我笑说,燕同学总来蹭你宿舍,她是“求入住”吧,丁同学说,她住也住一楼(一楼男生,二楼女生),我说那全体男生不得“求退宿”。哈哈。借用完毕,我和小燕要撤,丁同学睡意朦胧地倚在床柱边,这间貌似教室改成的有三扇大窗户的六人宿舍,好像也有了点温馨。我说丁同学这是“求午睡”、“求销魂”啊,丁同学连笑带恨地说,你们这是微博上多了吧,小燕同学说,是天涯上多了,八卦看多了。呵呵。闪人。

 

从宿舍围墙上的洞钻过去——在哪个学校都钻洞,小燕感慨,之前我们在八一农大钻得很HAPPY,那儿的围墙上的洞简直数也数不清,太有爱了。过了马路,就是书店了,三合原来离学校这么近,我都感叹。在那儿盘桓了一个多小时,到一点半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我俩都说不想回去上班了,但还是互相鼓励着,勇敢地决定离去。我倒是相中了几本英文小说,其中一本乔伊斯的《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打算下次回家路上买,拿回去方便。小燕买了三本书,其中一本是周易,她说左传快读完了,打算研究下先秦诸子,我说好啊,玩起算命来了,等你学好了,给我算算吧。她说人的命真的是能算出来的,恩,我信了吧。回去的路上,小燕说,以后天天中午来这儿吧,我说也行,反正我也不回家了,在办公室也就是上网看《吸血鬼日记》,来这儿就当散心了。我们走回来时,天色渐渐阴沉下来,天地寂寥,似乎只有我们两个。也许真的有时只有同性更能互相理解,上周末我们二人逛完街在麦当劳喝饮料谈天时,就是这样的感觉。那天聚会,崔编同情没人陪我喝酒,还说下次跟我喝呢,呵呵,约会只约女生,喝酒也是女生,丽江艳遇也是女生吧,完美了。这几天人缘爆发,下午前同事东梅给我电话,她先问我干啥呢,我说在办公室呢,她问你乖不乖啊,我说很乖啊,她就这就对了,你也应该“归拢归拢”(这词有劲吧),不能像以前那么随意了,我深表同意。东梅说想请我看电影,不过要找我家属和她家属都不回家的时候,呵呵,这个可难了,遇吧。

 

倒叙回周六那天,饭前聊天,我从包间里屋混编一组串到外屋男生一组——其中包括东泽、广告、洋洋同学(忘掉他在蓝色时的网名了)和一位战姐的同事,洋洋同学说,现在去西藏的人特别多,东泽同学问为啥呀,前者说你没看过2012啊,大家都去找方舟呢。我说末日要到了,我希望地球上剩下我和一个帅哥,同学乙说,你以为这是圣经的亚当夏娃啊,再说帅哥也会老的呀,我说也是,那多几个帅哥吧。哈哈。其实帅哥不帅哥也无所谓,你以为我有所求,其实我无所求,只要能安静地生活,不要像有的同学上班要考政治、总不发工资,不像另一个同学要赶大晚上开会研究三次创业,我就知足矣。如果能再搞点娱乐和更有意义的事,就太好了。这次聚会,我答应社长写(或找以前的)二首诗,给东泽发我的硕士论文,配合洋洋同学开展看电影(也许还有读书会?)的活动,本人能力一般,态度却是积极的,尽力完成任务吧。第一个是最难的,我在找感觉,奈何感觉不找我;第二个我想起来就办;第三个,我倡议,同学们踊跃参加吧,要求是“美剧”(具体指非本土电影),片子差不多,大家档期能配合,就最好了。报名者可以留言哦。

 

就写到这儿,我去找感觉了,也许去睡觉,明天要赶班车,早睡早起,其余的,再议。回见亲爱的同学们。

P.S.这篇日志特别是为小燕同学写的,她总是委婉地说,还以为你更新博客了呢,求更新啊,搞得我怪惭愧的。哈哈。为你写的,小朋友。

P.s.转发清风同学的指示,想去海南过年和慰问他的同学,不用带别的,背两袋大米过去就好了。

求…… - 海边的特蕾莎 - 非生活水平面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