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生活&水平面

Alleine Zu Zweit

 
 
 

日志

 
 

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  

2011-09-25 15:34:48|  分类: 印象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的状态是,工作不忙,生活不忙,但是每天都要上班,周末也常不得休,这就是“帮忙”的好处和坏处。今天油公司XX考试,我维持通常的状态,很闲,但还是要出现。

昨天本来打电话询问,头说我不用来了,下午又接到电话,还是要来,我问几点到,六点!定了五点15的闹钟,从来没这么早起过——除了通宵不睡以外,出得门来,秋高气爽,阒无人迹,赞叹一个。前几天参加同学婚礼,宴会结束后在饭店门口照相,一个同学骄傲自豪地说,在北京你能看到这么蓝的天么?我说不能。在大庆好吧?好。的确是啊,白天能看到蔚蓝、晴朗得令人心碎的天空,晚上还能看到好多星星哩。北京的同学们也不要失落,某次陪一个香港姐姐去朝阳公园,她拿着手机对着夕阳一顿狂拍,她说在香港根本就看不到太阳升起和落下。所以,幸福就在比较,不要求什么都好,只要有一点比别人强就满足了。 

话说我现在的生活跟考试有很大关系。大上周周末国二考试,我客串巡考,过了一次流动监考的瘾;这次考试很严格,我这个编外,考务的红牌没混到,为了出入方便,弄了个警卫的蓝牌,有点搞笑。碰到二个熟人,一个是同学,一个是家属的朋友,我管后者叫哥,他管我叫嫂子,乱了。早预料到无聊,带了一本书,但是如同平日一样,也看不踏实,只能上网。话说如今的时代,你要是没点网瘾,生活是真没法过了,工作也没法开展,网络办公的好处在于它的边界的模糊。以前很少上Q,但是现在常常上了,工作需要吗,传个文件啥的,顺便聊个天啥的。懒得隐身,结果常常会有人蹦出来,大部分是前北京同学。第一个是一个阳阳的女孩,山东人,孔子嫡亲后代,当时一心想当公务员,国考失利,家乡公务员考试亦无戏,又投身京考,临毕业乱七八糟,也不知去向,我问她你在哪呢,她说在北京某郊区当村官呢,工资不太高,工作不太忙,吃住免费,吃的是镇政府食堂,住的居然是镇里的养老院,我逗她你这提前享受退休生活了,她说可不是吗~

在同学们的出路里,村官算是等而次之的了,呆在村里也不是长久之计,问她将来打算,她说一条路考博,一条路仍是国考,实在不行混两年拿了户口去公司上班。阳阳同学和我们寝室的小谢关系好,我问她后者怎样了,她说小谢很惨呀,挣得和她差不多,二千出头,每天批卷子备课要到半夜二、三点,她说这样子早晚要出人命——别见怪,阳阳同学有个特点是夸张,但也不是很夸张了。她说小谢七月份来找过她,玩了二天走了,现在都忙也不太联系了,同在北京,也见不了几面,她归结为其重色轻友。我问她你有男友了吗,她说没有呀,还是剩女,我逗她说实在不行就在村里找个吧,她说哪有啊,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守的都是老人小孩。哈哈也是,住养老院哪会有什么机会遇到帅哥。她又问我怎样,我说也不怎么样,混吧,未来都是悬而未决,走着看吧。末了她还邀请我去郊区玩,说有空拉上全班同学去,因为毕业旅行她作为泰山行策划之一,最终没能成行,觉得对不起大家。我说好啊,有机会一定去,但这个机会就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了。

按下不表。上周五第二个蹦出来说话的,是在Q上的陌生人里,直率地问怎么就无视我呢?我当时正手忙脚乱呢,因为和一个去珠海高中当老师的同学在文学院群里说话,我问你是谁啊,她报上名来,世洁!哦,现当代的一个同学,我和她不是很熟,但因为都是丹丹美女的好友,临毕业前也算熟了,见了都会打招呼。她是文学院有名的才女,就业经历比较曲折,国考她报的国家文联,初试上线了,复试时四个人二个北京市文联的,很明显没戏了。她心高,不愿意当老师,奈何时势如此,最后走的也是街道、社区工作者的路线,北京和外地的都考上了,也算牛人一个。我问她你在哪个街道啊,她说在济南,泉城街道,哈哈,这个叫做一厢情愿吧,以为每个人都会选北京,谁知也有不按常理出牌的。问她为啥不留北京,她说生活压力太大,再说上下班动不动要坐二三小时车,她心疼那个时间。我问她你男友呢,她说也从北京过来了,正找工作呢,有工作经验,应该不是很难。果然是才女,思路很清晰啊!世洁同学对济南的生活很满意,气候、环境都挺好,还邀请我去玩,我说好啊~因为着急四点半去图书馆开读书交流会——中午在食堂饭桌上被拉去凑数的,后来就匆匆下线了,挥别时还有点不舍呢。

话说毕业了感情反而觉得比上学时还深,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缘故吧!经历了找工作的磨难,大家对自己和他人都有了新的认识,心态都平和不少。世洁是一例,当时多牛一个女生,现在也安于街道的工作了,还有那个在珠海的男同学,他在群里抱怨不让补课了,挣得少多了,每天六点半上班,十点半休息,也是很郁闷呢~~福柯说权力造就知识,这一点不差,把学校与军队、监狱、医院并列为主要的权力规训机构,那真不是冤枉。比如我自己,工作压力比他们小多了——因为编外,核心的工作不会交给我,也就是打打杂,但是劳动纪律还是要严格遵守的,朝九晚五的,我做得倒也不赖。抚今追昔,我深切地感受到,如今的我之所以这么靠谱,全是研究生学习锻炼的结果啊,三年学生当下来,见谁都恭敬,见谁都喊老师,让干什么就干什么,low-profile极了,工作了对“可见的但又无法确知的”权力更是心生敬畏。所以,人是一定要接受教育的,或者说接受规训,规训权力无处不在,社会就是一个“全景敞视监狱”,你能逃到哪儿去呢。

 下午还有漫长的时间,某同学以练书法打发时间,某同学以打球打发时间,更高境界的某同学以加班打发时间,我以写博客打发时间。规训(decilpine,或纪律)制造驯顺的肉体的手段之一,是对时间的强化使用或者说“榨取”,福柯只提问题不给解决方法,他远没有写作《爱欲与文明》的马尔库塞那般乐观,认为人在本能释放与社会压抑之间能找到一条合理的解决之路,我的态度接近前者,没看到出路,只是在观望。想起周五聚会时,丽丽忽然说了一句,今天是秋分啊,斯时我、她、画家C围坐在昏黄的灯下,恍然人生如白昼已迟暮,秋分,倒是一个很切合的节气。“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随便搜一句诗当标题,不是悲秋,也习惯了寂寥,无事抒抒情罢了。那天临别前丽丽送我一本书,赫然是《三十几岁做妈妈》,图文并茂的,翻了翻,觉得与我没甚关系,那样细致的解说和对生命那般无来由的热情,是年轻人的事吗,我的心,如这渐渐凉透的秋天,已经很老了。

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 - 海边的特蕾莎 - 非生活水平面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